瑪歌夜

October 4th, 2007

別妄想要試探女人! 

昨午一批來自法國的貨品抵達辦公室, 點算貨品時, 陳總對黃董說: 「不如現在試試Ch. Siran吧!」或許是黃董的答案聽來太不介意Siran的價格, 陳總又說:「那不如連Ch. Dauzac也一起試吧, 比併一下。」或許是給陳總問得興致勃勃, 黃董續說: 「不如連同Selection Grangerou一起試吧!」不得了, 一個飯後的下午, 突然要喝三瓶酒, 不用見客麼? 於是陳總說: 「那不如今晚晚飯吧, 但三支酒又嫌不夠, 連同Ch. Alter Ego de Palmer 一起試吧!」黃董終於察覺事情似乎一發不可收捨, 於是就說:「竟然連Ch. Alter Ego de Palmer也試了, 倒不如一氣呵成試畢所有Margaux吧!」, 就是這樣, 我們公司便由陳總的一個試探, 促成了昨晚的瑪歌夜, 9支瑪歌, 總值$5600多元! 這還要是批發價, 所以:

不要試探女人, 尤其是當她是個視錢財如糞土的女人 Laughing

先來的是Selection Grangerou 2005, 其實這酒不是瑪歌村的, 只是一支上梅鐸的「尋常」AOC。但他顯赫的背景卻令我們很想把他與其他瑪歌放在一起比較一番。 

看到招紙上那三個老頭子嗎? 據酒莊主人, 那是酒莊主人的曾祖父, Marcellus。Marcellus曾經是鼎鼎大名的Ch. Margaux的 Wine Master, 深諳釀酒之道。第四代的繼承者Eric Grangerou為了表示自己對幾位祖先的尊敬, 於是就把祖先的相片都印在招紙上。名門之後的這瓶酒, 年產量十分有限, 只得幾千瓶, 所以一直不為香港人所熟悉。2005的Selection Grangerou當然是未完全成熟, 若想得到最佳效果, 相信最少還得陳年幾年。現在喝, 稍嫌酸度高, 單寧稍硬。Decanter絕對對他是有莫大幫助, 但現在喝此酒, 似乎在考驗你的耐性, 因為即使用了Decanter, 相信也要待上兩小時呢~! 兩小時的等待, 換來是層次有序, 入口幼滑如絲, 香氣醉人。值不值得, 要得你自己衡量。

我很喜愛的一支瑪歌Cru Bourgeois, Ch. Marguax的鄰居, 與Ch. Citran, Ch. Chasse Spleen, Ch. Ferriere, Ch. Haut Bages Liberal 等同一集團。初嚐2004時, 在我心中是一鳴驚人。差不多價錢的, 我一向偏愛另一款叫Ch. Mongravey旳, 但試過Ch. La Gurgue, 我便變心了。Ch. La Gurgue 2004是沉睡者, 要用上很多時間才甦醒。2003則好多了, 一開便有松露、橡木香氣, 即使把酒喝進肚內, 你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種香是殘留在整個口腔與食道。味道複雜有層次, 就如拿破崙餅那樣秩序井然。

看見招紙上那個25和星星的標記嗎? 那是Ch. Siran重金禮聘名畫家Xavier Degans畫上的。這個標誌, 代表了歐洲共同體於2004年5月1日, 成員增至25個。Xavier Degans是後浪漫派畫家, 所以這個特別的招紙, 我個人就認為充滿童話式的浪漫。

Siran是少數的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 與她同級數又較為人所共知的就有Potensac和Chasse Spleen等, 此級於云云數百款Cru Bourgeois之中, 就只有九款能脫穎而出, 成為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 可見其質素實不賴。 04的Siran, 試飲時還沒有睡醒, 但從那深深的酒色當中, 令我感受到他的潛力。即使最初單寧仍硬, 酸度稍高, 但只要稍事休息, 再加上適量Decant, 她還是變得美味非常, 如要以神之水滴那種誇張的形容手法, 我猜她會是一個肉彈, 就像狄娜那種吧~ 不是大就可以, 還得有智慧有內涵, 這才令你心悅誠服。

一支容易備受遺忘的酒, 老實說, 有時我也會錯誤地混淆了, 以為Siran是五級酒莊, Dauzac才是Cru Bourgeois。這樣的混淆或多或少是因為Dauzac過去很少有很出色的佳釀。幸運地, 自Andre Lurton接, 品質已有改善。Dauzac 2004, 一走進Decanter後, 便離奇地滿室芳香, 橡木、雲呢拿的香氣四處亂竄。入口柔軟, 甜蜜, 層次好, 味道佳。比較下, 確實不得不承認他五級酒莊的地位。

Palmer的副牌, 上次喝的時候是2001年份, 令我失望透的一支酒。到了2004, 可幸她變得可愛得多了。入口圓潤, 酒身豐厚, 香料的甜蜜味道再加上美味多汁的單寧, 令她好像一個十八歲又白又胖的少女, 可愛多了。Palmer 近年因各種因素價格漲得有點可怕, 連帶Alter Ego de Palmer 04的價錢都變得可怕, 有選擇下, 看來Alter Ego de Palmer不會是我的首選。

在我心中實而不華的一支瑪歌四級酒, 昨夜受到很好的評價。若選三甲, 他是我的季軍。一向愛他, 主要是愛他那踏實的作風; 但近年, 價錢都推高了。2003的du Tertre較為率直, 未經decant, 已經顯露出一身草青、香料、木桶的特質, 味道複雜, 回味長。好喝是好喝, 但我還是認為, 再待幾年, 再來一次比併, 他才能變成冠軍。今夜, 太年輕的他唯有屈居在Lascombes之下吧。

 

都說我最近中了Lascombes的降頭, 棄掉Giscours不選入瑪歌之夜, 卻留下了Lascombes, 換著是從前的我, 一定不會。幸好2003與2001的記憶仍然猶新, 可作個簡單的比較。2004意外地勝出了。無論是香氣、酒身、味道都勝人一籌。由未睡醒至睡醒後, 不斷給你一些新事物, 卻從來不用叫你失望。即使等, 他也先給你一點甜頭, 叫你心甘情願地等。那種甜美, 再一次叫我折服了。我的亞軍, 若連價錢計算在內, 以物有所值去計算, 你應該有冠軍, 亞軍是La Gurgue。

有時對一支酒的期望實在是不知從可而來。論級數, Malescot St Exupery只是三級, 論價錢, 又不是最高; 但我就對他很有寄望。 失望, 通常都是緊隨著寄望而來的; 或許就是太高期望, 才會令我覺得Malescot St Expuery不外如是。顏色是意外地舊, 或許就是這樣令我感覺差了。仍然有瑪歌的酒香, 仍然是一貫Malescot的甜, 其實她不是真的很差, 只是不合乎我期望而已。

一級酒莊Ch Margaux的副牌, 要從晚宴中穩奪冠軍, 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那種大酒的風範, 細致、複雜、洶湧, 都不是一般酒可以模仿得來。曾喝過00, 感覺當然比青嫩的2003好, 但2003那種回味, 入口每個味蕾都像在接觸著不同味道的感覺, 就不是2000可及得上。

後記

太多的酒, 當然是喝不完, 唯有於晚膳後, 先送回公司, 翌日再算! 今天中午, 正常我準備購買「叉油雞飯」時, 突然黃董又說要吃pizza, 結果就是: 接有一個 pizza + overnight wine的機會。今天再喝, 景象相近, 只是du Tertre認真地發力了, 終於變得果味佳, 複雜性高; 相反, dauzac的情況卻差了許多。Pavillon的持久力驚人, 果香仍然是源源不絕地送上。Lascombes呢? 終於變得平淡了, 由艷女郎變回 OL, 但幸好根基好, 力保不失。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

Name (required)

Email (required)

Website

Speak your mind

    Meta
    Categories
    Bookmarks
    Archives
    網誌排行 top-bloggers.com